“微信代发红包”赌博案涉十余省市 上趟厕所输上千元


新华社杭州8月1日电新媒体特别报道:微信窃取红包是否构成违法犯罪?记者近日从浙江省台州警方了解到,经过近一个月的认真调查,当地警方成功破获了一起涉及北京、上海、广东、河南、江苏、福建等十多个省市甚至几个外国城市的巨额赌博案件,涉案人数超过300人,涉嫌赌博资金总额超过1000万元。 目前,台州警方拘留了7名嫌疑人,其中6人是台州国民。

“今天微信群损失了一万元”

7月初,台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东派出所的警察发现有人在网上流传:“今天微信群损失了一万元”,“今天微信群损失了七八千元”.微信群丢失的钱怎么了?

与此同时,腾讯还收到台州网民的举报,称有人利用微信的红包功能赌博。腾讯很快将线索传递给台州警方。

为了查明真相,警方假装成“赌徒”,顺利加入微信群。 这群赌博方法让警察大吃一惊!

每次准备赌博时,为了测试团队的活力,组长首先会给团队发一个试探性的红包。如果有五六个人抢了红包,赌博就可以开始了。 这个团体有严格的规则。该组织的“手拉手”发放红包(是“手拉手”的缩写)。小组中的赌徒抢走红包,数额最小的人分发下一个红包。手拉手占红包总额的5%-10%。 如果一个陌生人加入了一个赌博团体,他必须支付一定的保证金来防止陌生人偷红包而不是给他们。 如果有一群赌博人员把别人介绍进这个群体,也要由介绍人来保证

根据警方观察,红包通常分为4包,其中一些有200或300人。红包通常在开始前被抢走。 赌徒说,“刺激既方便又快捷。你不能抢4G手机,上厕所可能会损失数千美元。” “招兵买马,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台州市和开发区警方高度重视,部署警力进行专项调查 经过近一个月的工作,警方成功地收集了两组涉案人员。

7月初,嫌疑人杨和他的妻子陈某在微信上讨论了成立微信红包赌博小组的事宜。该集团以红包的形式赌博,而集团所有人以侵吞的形式获取利润。 他们找到崔牟牟牟和杨牟牟牟来代替和敲击

7月8日,嫌疑人杨利用自己的微信账户组织成立了一个名为“100/4”的微信红包赌博小组,将一些愿意赌博的人拉进该小组。嫌疑人陈某、崔和杨负责该组织的秩序维护。 那天,赌博集团正式开始运作 之后,杨?盗似肽衬常盟谧约旱亩牟┩盘逯衅鸫纷饔谩?

7月14日,牟阳的“100/4”赌博集团达到了红包的最大数量,于是他重新组建了新的集团,将前一个集团的赌徒拉进了新的集团,并在别人建立的微信赌博集团中寻找正规的赌徒,将他们拉进了集团。

为了追求刺激,牟阳和崔某重新制定了集团内部的赌博规则,增加了红包金额,并建立了奖励制度。特殊数字如“1234”和“1111”奖励88.88-288.88元,并设立了一个“奖金池”作为奖励基金从一些挖掘出来的钱。

防止利用互联网实施新犯罪

应用软件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方便,也给犯罪分子提供了利用互联网升级犯罪手段的机会。 警方称,杨和其他人使用微信进行网络犯罪。此类案件具有特殊的社会危害性:犯罪成本低、隐蔽性强、传播速度快、流动性大、混乱性强、影响广泛。

那么,微信窃取红包是否构成非法犯罪?据警方称,法律早就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条例,使用互联网、移动通信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和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建立赌博网站和接受赌注,建立赌博网站和提供他人组织赌博,充当赌博网站的代理人和接受赌注,或参与赌博网站的利润分享,其中之一是“开赌场”。

刑法第303条规定,任何人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牟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罚金。开办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此外,在红包里安装“骗子”的行为是非法的。如果达到一定的数额,就被怀疑有欺诈行为。 然而,朋友和同事在微信上抢红包是赌博吗?据负责此案的警方称,如果这是朋友之间的小额金钱交换,如果这不是牟利性质,它可以被视为礼物,不涉及任何违法行为。 然而,如果一群红包被盗牟利,他们就涉嫌赌博。

其中,团体的主人召集成员用红包赌博。他被怀疑聚众赌博和开赌场。他是一个从犯,代表集团的所有者从赌博中获利。任何团体成员用红包赌博的违法行为都应受到公安部门的处罚。 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