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蚌埠一教体局官员“雁过拔毛”:一本练习簿收5厘好处费


教育扶贫项目已被邀请进行“私人订购”,一名商人已照顾了11名官员。购买一本练习本“雁行拔毛”要花费5%和“便利费”。几十家出版机构在中小学教具推广中行贿,招标采购部门官员“接二连三”受贿,声名狼藉……

-安徽近期几起教育腐败案件暴露了学校设备、教材等招标采购过程中的混乱和漏洞。

-教育扶贫项目招标成为“私人定制”,企业经理与部委、7个区县官员“成交”近日,江苏西光科教设备公司企业经理在安徽池州法院成为贿赂案 据调查,2011年以来,程翔为了出售教学仪器,在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工程招标采购过程中,向安徽省教育厅和7个区县的11名教育系统官员行贿,行贿金额达232.5万元。

-作为一名省级推销员,程某如何“处理”安徽的许多官员?据了解,2011年,程通过一名中介司机认识了时任安徽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司司长苗郭芙 2012年,苗郭芙“迎接”池州市贵池区教育局领导后,西光公司成功中标该区薄弱学校改造项目。 为了感谢“帮助”,并希望将来继续得到支持,程翔给了苗郭芙30万元。

在省厅厅长第一次申奥“问候”之后,为了赢得每年和更多地方的申奥,成某开始了更广泛的“活动” 2012年至2014年,程某先后贿赂了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东至县、石台县、颍州区、颍泉区、阜阳市、泗县等10名教育系统官员,涉及县教育体育局局长、教育局副局长、电教所主任等多人。 调查人员表示,教育薄弱学校的改造项目有一套公开招标程序。然而,通过事先“篡改”,行贿官员和程某根据程某产品的技术参数写下了招标要求,并在评标和评分上“有偏见”,使得公开招标实际上成了“私人订单”

-通过类似的方式,程翔多次中标安徽省许多地方的薄弱学校项目。 其中,他连续3年在池州市贵池区中标。 阜阳市颍州区两年内共中标4次,中标金额达1117万元。

-在本案中,落马的一名官员说,“萝卜招标”的原因是在教育设备招标中有“人工操作空房间”。 “如果你想照顾一些公司,你可以在投标准备期间放松条件,或者适当修改标准以‘适应’它们,外人一般看不到 ”他说

-一本名为《雁行拔毛》的练习本收取5%的“便利费”

-除了设备招标之外,在最近安徽教育放缓的情况下,教材、教具和书籍的采购也成为腐败的“灾区”,许多官员都参与其中。

苗郭芙,曾任安徽省教育厅教育设备中心主任、基础教育司司长,45次收受13家出版机构贿赂,为的是负责教材和辅助材料的推广和选用。 他的继任者,安徽省教育厅教育设备中心主任王东华,帮助新华文选出版传媒公司赢得了图书采购项目的投标,并收到了该公司安徽分公司负责人王某50万元的银行卡。

-在这些案件中,贿赂是由许多省市的出版社犯下的,其中许多是全国着名的出版社。 他们不仅卖数学、英语、物理、音乐、美术等教科书。在初中和高中,还有各种教具

-据了解,受利益驱动,一些教育部门和学校没有严格控制教材质量,导致进入学校的教具质量参差不齐。 一位安徽教育界的资深人士说,一方面,国家免除了义务教育的课本和学费,并在做减法。然而,另一方面,各种教具的成本不断上升,并且正在增加。 他在安徽省的一个县做了一项调查。在小学和初中,国家免除每个学生每年600至700元的教育费用,但学生的教材费用也达到600至700元。 在高中,学生一年购买教具的费用超过1000元。 “这笔钱对城市家庭来说可能不多,但对山区的贫困学生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他说

-此外,还有一些价值不大但性质恶劣的“微腐败”。 例如,蚌埠市淮上区教育体育局房产办公室前主任刘谋在为本区中小学生购买练习本的过程中“拔野鹅的毛”,并向供应商收取每本5%的“便利费”。

-尽管在一笔交易中没有多少“回扣”,但由于购买量大,刘在2012年至2015年的八个学期中共收取了16,000元“回扣”。

-堕落的干部说他们“被困在利益网络中,无法自拔”,教育招投标腐败需要“阳光对待”

-在安徽省教育腐败的案例中,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招投标岗位腐败“持续不断”

-几位落马官员表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全省中小学的图书、电脑等设备都必须通过省教育厅教育设备中心购买。在这种情况下,部门员工已经成为许多利益相关者的“搜寻目标”。

“只要有标书,一个工作办公室就被很多人包围,都想套近乎 一些供应商把他们的钱留在办公室然后逃跑,其他人甚至坐在我的房子前面,不走开。 一位落马官员说,“供应商通过来自各方的朋友和领导向我打招呼。”我陷入了利益的网中,无法隐藏、离开或自拔 "

-在这些官员的自我分析中,贿赂的另一个原因是贪婪和心理失衡。 “供应商基本上可以在中标后赚钱。虽然有些人在20多岁和30多岁,但他们比50多岁的人开着更好的车,住在更大的房子里。 思想上的不平衡也推动了集资的想法。 ”一名落马官员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李佳、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等专家认为,教育采购招标腐败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教育的投资,教育部门的采购招标数量增加;第二,教育招投标权力集中,但制度设计不完善。 负责招标采购的官员已经成为各方利益的“重点研究对象”,而监管程序、标准和法规还不完善。

-楚赵辉认为教育招标采购过程必须公开透明;事先评估筛选;确定可以参与招标的项目;在此过程中,专业监理应跟踪整个过程,实施监理环节。事后的重新评估和审计确实让电力在阳光下运行。 李佳说,加强对教育采购招标的监督应从两个方面入手:公共财政预算要民主化、细化,教育经费的分配要经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教育、卫生委员会的审查和监督;犯腐败罪的人应该受到严惩,发现的每一个案件都应该受到严惩。

-(最初标题为《一个商人“放倒”11名官员,采购一本练习簿收5厘钱“好处费”教育招标采购腐败案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