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后的首个双11:天猫遭到京东、拼多多、唯品会围攻


原标题:马云退休后的第一双11:天猫被京东、品多和伟品协会围困

出人意料的是,天猫在马云宣布退休后被腾讯三大电商巨头京东、品多和伟品协会围困。

与此同时,销售电器的格兰仕也在微博上攻击了天猫。"站在高高的平台上,一手挑出乌云!"11月5日,格兰仕在这首诗中宣布,公司于10月28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相关事宜,并于2019年11月4日被受理

到底发生了什么?

选择一个!矛盾完全爆发“京东品多伟品协会围攻天猫”10月14日,中国司法文献网发布了一个主题为《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的内容。二审最高法院驳回了天猫关于“此案应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主张,并决定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拥有管辖权。

据报道,两家主要电子商务公司之间的“二对一”口水战始于2015年。京东将天猫告上法庭,理由是“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迫使商家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选择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依靠流量来制造商家”,一些电子商务平台要求合作商家只在一个在线销售平台上落户,以追求商业利益,打击竞争对手。

JD.com声称,自2013年以来,三名被告一再要求在天猫商城开店的许多品牌服装和家居产品,如服装和家居产品,不要参与两位原告在JD.com商城经营的618、double 11等促销活动,不要在JD.com商城开店经营,甚至只能在天猫商城的平台上开店经营。JD.com将其总结为“二分之一”

为此,JD.com请求法院:

1 确认三名被告在本案确定的相关市场中具有主导市场地位;

2 法院命令三名被告停止滥用他们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包括停止限制商人与被告交易,以及限制商人与两名原告交易。

3 法院命令三名被告共同赔偿两名原告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遭受的10亿元经济损失,并为维护权利进行道歉和支付费用。

最近的消息来了,不仅京东,多多和魏品都加入了讨伐天猫的行列。

据澎湃报道,相关诉讼材料显示,JD.com于今年9月中旬向北京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通知唯冠和品多作为第三方参与诉讼,无独立主张。9月26日,唯冠和平托在同一天向北京高等法院提交了另一份申请,要求作为第三方加入诉讼,没有独立主张。

在民事诉讼中,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是指对原被告双方争议的诉讼对象无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可能与他有合法权益,并参与已经开始的诉讼的人。

据媒体报道,唯冠和品多申请加入诉讼的原因完全相同,语言也基本相同。 魏品辉和品铎认为,这两家公司也是天猫的重要竞争对手,在同一个相关市场也受到“二分之一”的影响,因此“东猫案”的结果对这两家公司有合法的利益。

这三家公司都是腾讯

最新数据显示,腾讯持有仍然是第二大股东品多16.90%的股份。 品多成立之初,非常依赖腾讯的社交系统来吸收大量流量。

更不用说京东了,腾讯拥有18%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

同时,腾讯也是唯冠的第二大股东,持股超过8%

这三家公司也位于微信支付页面的第12个网格,因为腾讯分享微信带来的流量。

Galanz也想要天猫

11月5日,Galaz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已于2019年10月28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及其他相关事宜,并于2019年11月4日被受理

"站在高高的平台上,一手捡起乌云!"11月5日,广东格兰仕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兰仕)在关伟的一首诗中宣布,公司于10月28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相关事宜,并于2019年11月4日被受理

从618年到双倍11年,加兰兹和天猫的纠纷,以及电子商务平台和商家之间关于“二分之一”的矛盾,在双倍11年前夕以司法程序的形式再次爆发。

Galanz品牌负责人游立民(You Limin)告诉《证券时报》,Galaz的“二分之一”情况不仅出现在今年的618年,而且从年初开始就一直如此。 在格兰仕管理团队拒绝从其他电子商务平台移除产品后,天猫开始干预格兰仕产品和平台上的其他经销商。

”到目前为止,格兰仕在天猫平台的搜索端仍然有异常情况 “游立民表示,自年初以来,格兰仕管理团队一直积极要求沟通和解决,但没有得到天猫的积极回应,所以这次诉诸法律手段。

关于起诉的上诉,格兰仕希望天猫停止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公开道歉,消除其影响,赔偿损失,争取基本的法律权利。

但是,关于今年double 11 Galanz在各种平台上的库存情况,游立民透露,公司将根据正常的市场需求在各种电子商务平台上供货,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电子商务平台。

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谈到了“两种选择之一”:“隐藏的技术暴力”日前,在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出席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媒体交流会议上,达达坦言,“两种选择之一”确实给多多带来了很多麻烦,也给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中的商家和品牌商家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达达以他最近接待的一位商人为例。另一方在某个平台上占50%的业务,在大规模上占30%。对商人来说,“二分之一”的选择变成了裁员500人或200人的选择。 只是因为“小二”实施平台的要求,业务的发展态势直接从“各方共赢”转变为能否生存。在这一轮的“二分之一”中,这种极端情况逐渐成为普遍现象。

dada说,实施平台希望通过公共关系将“二分之一”打包成互利的短期协议。这似乎是通过温柔的经济补贴来实现的,其背后隐藏着强大的技术暴力手段“以无形的方式关闭商店” 虽然Galanz通过图片、图片和视频详细描述了店铺经历流量限制和断开的过程,订单量瞬间接近零,但公众对电子商务专业概念如流量、转化率、搜索权重等相对不熟悉,因此对其过程和结果的认知不清楚。

市场监管总局:电子商务平台“二分之一”违法

11月5日,市场监管总局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规范网络商务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京东、快递、美团、品多、苏宁、阿里巴巴、吉吉、伟品等20多家平台企业汇聚一堂

会议指出,《电子商务法》禁止互联网领域的“两选一选”和“独家交易”。同时,它们还违反了《反垄断法》 《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不仅破坏了公平竞争秩序,也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在座谈会上,京东、品多、阿里等电子商务平台纷纷发言。 京东官员表示,他们坚决反对“二选一”政策,永远不会限制商家在其他平台上推广。 品多的负责人说他承受着“二分之一”的压力

阿里巴巴官员没有明确提到“二分之一” 她说:“由于规模效应,我们与优秀企业合作,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消费体验和最低的价格。同时,该平台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最佳的流动资源,并形成了多种效益的模式。” 然而,总有一些竞争对手恶意阐述这种独家合作模式,这是一种恶意炒作。 "

(责任编辑:DF515)

中青旅百变自由行携韩旅局推韩剧系列主题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