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非物质吸引力衡量就业标准榜单发布:为毕业生提供参考


2016年12月20日,中国和全球智库(CCG)与马科斯研究所联合发布了《2016年大学毕业生就业最佳城市非物质吸引名单》。 本研究提出了新的测量指标和研究方法。这是中国唯一一份使用“城市非物质吸引力”作为就业衡量标准的榜单。它对大学生在热门城市就业有了新的解释。 该列表显示了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最受欢迎城市的排名。不同城市大学毕业生的购买力、他们愿意在不同城市放弃的物质消费以及不同城市为增强其非物质吸引力而采取的政策也反映在该清单中。

-据教育部最新消息,2017届全国高校毕业生预计将达到795万人,比2016届全国高校毕业生(765万人)增加近30万人,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从《孔雀东南飞》到《逃离北上官戈》,大学毕业生的每一次就业都是国家人力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大学毕业生的就业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近年来,大学毕业生“住”在北上官岭,“逃回北上官岭”的现象不断出现。也有许多大学毕业生放弃一定的物质生活水平去发展大城市,如北上官岭。 为了研究这一社会现象背后的原因及其影响和影响,2016年7月至12月,中国和全球化智库(CCG)联合开展了“热门城市对大学生就业的非物质吸引力”课题的研究,打破了工资、行业和职位是影响大学生就业城市选择的主要因素的传统观念,提出了衡量大学生就业城市的新指标。即“城市的非物质吸引力”,探索大学生就业选择的“非理性”思维,考察大学生或更广泛群体就业的非物质影响因素,为大学生选择就业城市提供重要参考,也为城市管理者理解和增强人才吸引力提供新思路。

研究基于经济效用理论的基本假设,即人类效用(幸福)来自消费,包括私人消费和公共消费。 私人物品是指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通过购买而成为购买者的私人物品,如食品、汽车、房屋等。在研究中,它们被定义为材料消耗。共享消费品是公共消费品,如义务教育、自然环境、城市文明、发展机遇等。在研究中被定义为非物质消耗。 假设大学毕业生对效用获取是理性的,他们的求职过程就是寻找一个效用最大化的投资组合模型,即从物质消费和非物质消费中寻找一个最满意的投资组合。选择在哪个城市工作是大学毕业生物质消费和非物质消费平衡的结果。 也就是说,当一个城市的非物质消费足够大时,大学毕业生愿意放弃一些物质消费。

一般来说,现实生活中非物质消费的价值没有绝对客观的衡量标准。 本研究以上述经济学的效用理论为基础,充分借鉴了国内外人口、就业和城市发展领域专家的理论研究。通过对2015年大学生毕业后6个月社会需求和培训质量抽样调查数据的大数据回归,计算出城市大学毕业生收入与因城市间工作迁移而获得(或失去)的物质消费之间的差距。在控制通货膨胀影响的基础上,各城市大学毕业生愿意减少的相对收入,即各城市的非物质回报越高,该城市就业的非物质吸引力就越大。 本研究的数据来自中国和全球化智库(CCG)、南方共同市场数据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共数据。

-中国与全球智库(CCG)和马科斯研究所联合发布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最佳城市非物质吸引力排行榜(2016)》的主要发现和关注点如下:

-大学毕业生在选择就业城市时越来越重视城市的非物质吸引力

中国、全球智库(CCG)和马科斯研究所的一项联合研究发现,大学毕业生在选择就业城市时,不仅要考虑工资、行业和职位等传统因素,还要考虑城市自身建设和未来发展潜力等更多非物质因素。 本课题提出了一个衡量大学毕业生就业城市选择的新指标,即“城市的非物质吸引力” “城市非物质吸引力”主要是指城市社会环境、经济发展、城市文明、配套基础设施、国际发展环境、个人成长机会甚至消费习惯给就业者带来的非物质回报。 研究发现,“城市非物质吸引力”已经成为影响大学毕业生选择城市就业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北上官深等一线城市对优秀大学毕业生比同等薪酬水平的其他城市更具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