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一轮大部门制改革启幕“悬念”欲解


中国新一轮重大部门改革“悬念”想了解

新华社北京2月28日电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通过新媒体专题报道(记者牛奇、查叶文、张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28日闭幕,标志着改革开放后中国新一轮重大部门改革的开始

全会不仅通过了上述“一个计划”,还通过了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推荐的“两个名单”和第十二届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推荐的“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领导人推荐名单”。 中央党校党建教育研究系副主任戴焰军说:“新一轮体制改革必将加深对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职能和权力运行的认识,从而呈现出不同于以往几轮改革的时代特征。”。

与五年前十七届二中全会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相比,这次通过的方案在标题上增加了“职能转变”一词。 “以职能转变为核心,”中共中央二中全会公报28日对这一计划说。 公报强调,行政体制改革应进一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与五年前十七届二中全会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相比,这次通过的方案在标题上增加了“职能转变”一词。 “以职能转变为核心,”中共中央二中全会公报28日对这一计划说。 公报强调,行政体制改革应进一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协会主席魏立群表示,转变政府职能是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也是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关键。 政府职能有三个转变,即促进政府职能转变,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中国提出了到2020年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系的总体目标 相比之下,我国目前的行政体制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包括政府职能转变不充分、对微观经济实体的过度干预以及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薄弱。政府结构不合理,职责关系不顺畅。政府管理模式需要改进,行政效率需要提高。

“从现在到2020年只有8年,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时间紧迫,任务繁重。 ”魏立群说道

然而,专家也指出,行政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有必要防止改革进展缓慢和改革仓促。” ”

许多“悬念”想理解

二中全会公报发布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的原则思路。但是,具体操作,如“大部门体制的改革将走向何方?“哪些机构将进行调整”和“是否将成立“国家改革委员会”等问题,将在3月初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之前不会透露。

2008年打破僵局的“大部制”改革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当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国务院组成部门从28个减少到27个,初步实现了“大工业”、“大交通”等“大部门制”理念。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去年提出“稳步推进大部制改革,完善部门责任制”,表明中央政府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优化政府组织结构的决心。

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许耀桐说,从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原则来看,这次国务院不大可能合并大规模的政府部门。

“改革应该微调。我估计它将涉及3到4个部门,从而将国务院的部门数量从27个减少到23个或24个,”许耀桐说。"多数人制度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指望一步到位。"

“物理整合”比“化学整合”容易。媒体报道称,新一轮“大部制”改革将强化食品安全监管和民政等部门的职能,整合和完善铁路运输等重要领域的管理体制。

至于非常流行的“大文化”改革,许耀桐认为是合理的。 目前,许多地方政府成立了“文光新居”,合并了原来的文化、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部门。

“这个地方又领先了,先测试水的经验很有价值 ”他说

针对激烈辩论的铁道部并入交通部的“大众运输”(mass transportation)计划,一些专家表示,目前铁道部在规划投资、行业监管和企业运营方面有多重角色,需要同时完成政府职能与企业管理的分离。

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大规模部门体制改革实践表明,体制层面的“物理整合”相对容易,而职能层面的“化学整合”则困难得多。

中国组织管理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俞宁曾经说过,政府经济职能的转变还没有到位,社会职能的转变才刚刚开始。一些部门仍然习惯于以传统方式管理经济和社会,导致定位不准确、越位和空缺。 “这些问题需要通过新一轮的多数人制度改革来解决。 ”他说 (完)

(原标题:中国新一轮政府改革“悬而未决”)

责任编辑:hdwmn_cw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