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麟似:精忠报国的抗日儒将


iMedia2019.9.3我想分享

编者按: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团结报》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办,《精忠报国的厉麟似》介绍了这位抗日儒家学者的传奇经历和他对国家忠诚的爱国故事,值得一读。《团结报》这是中国八大民主党派中唯一的中央党报。李林除了是一名反对记者,还是近代优秀的教育家,外交家和语言学家,为新中国的外语教育做出了根本性的贡献。

李林祥(1896~1970)

资料来源:《团结报》,作者:曹旭

李林似乎是中国近代史上着名的爱国民主主义者。他曾经是国民党的一员。抗议战爆发后,他辞去了国民政府的职务,全心全意地与日本作战。他是文化世界抗日文化的代表。他被称为“中国圣雄甘地”,在推动国共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坚决留在大陆,参与创立上海外国语大学(现上海外国语大学),为新中国德国学科奠定了基础。在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众多民主人士中,李琳似乎是一位传奇人物。

年轻并决心拯救这个国家

李琳是李嘉祥的原名。他于1896年出生在江南一个着名的家庭。他的五代人充满了学者。他的父亲李良玉是清末着名的学者和雕刻家。高高祖也是清代的伟大作家。几代学术的启迪使李琳像一个具有深厚民族文化的年轻人,为他成长为中西文化的文化奠定了基础。

当时,中国贫穷弱小,遭受外国势力的侵略和欺凌。自从小时候起,李林似乎已经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奋斗。

1915年从同济大学毕业后,李琳喜欢到日本索菲亚大学学习教育和语言四年。回到中国后,他有意识地认识到拯救这个国家还不够。那时,德国是世界上一流的大国,在教育,军事,法律和哲学等许多领域都是世界领先的。因此,他前往德国继续学习,并获得了德国耶拿大学的法学硕士学位和海德堡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他在德国学习了十年。除了他的法律和哲学学位,他还学习政治学,教育,军事科学,英语,法语和俄语。

李林喜欢在鲁德时期

在德国学习期间,他积极向东方知识分子介绍和传播东方文化。他加入了德国第一个“中国社会”。学校由着名的德国汉学家魏立贤创立,致力于帮助西方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意义和意义。李林似乎协助学校建立了几份汉学研究报纸,并积极参与举办各种中国文化报道和展览。

在德国逗留的十年间,李林似乎接触到了许多西方进步思想,并会见了一群留在德国的学者,如周恩来,朱德,林语堂,陈宇,朱家钰。与此同时,他们与汉学家魏立贤有着深厚的友谊。李林似乎在德国期间积累了联系,为他未来与德国和中国的外交交流奠定了基础。

1930年,李琳似乎已经结束了他14年的留学历史。他以热情和热情回到了祖国,他决心用自己的学习来拯救这个国家。

对国家的忠诚度,杰出贡献

回到中国的李琳已经通过蒋介石进入南京国民政府,从此开始了他在文化,教育和外交领域的职业生涯。杰出的知识和才能使李琳似乎对蒋介石等人表示赞赏,并承担了重任。蒋介石曾要求他担任自己的外交顾问,称赞他“有良好的知识和才能”。

在此期间,李琳喜欢在民国时期和其他国家共同创建国际联盟世界文化合作中国协会,中德文化协会,中国教育协会,中国教育电影协会等。蔡元培,朱家璇,陶行知,陈立夫。外部组织和文化教育组织的影响。

作为教育部的高级官员,他还代表中国政府在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奥地利和苏联等八个欧洲国家进行教育调查与合作,并加强了中欧关系。回国后,他积极参与教育建设与中欧文化教育的交流与合作,有力地推动了中欧教育文化交流的改革。

李林似乎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与德国建交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为中国抗日军队的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作为中国高层管理人员与德国军事咨询集团之间的桥梁,李林还推动了被称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赛克特将军的到来,并同意担任德国在中国的军事总法律顾问。中德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外交关系从大使升格为大使。

李林似乎是南京国民政府期间中国国家联盟外交的推动者和实践者。他有效地推动了中国与国际联盟的文化外交,在中国中国国家联盟,中国国家联盟和中国国家联盟的创建和运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主张中国积极参与国际联盟事务,努力扩大发言权,利用国际联盟赢得更多国际舆论,支持中国人民抵抗日本。

他是国民政府期间电影业的最高行政官员,并为中国电影业进行了有益的改革。他首先提出了中国电影评分系统,制定了国产电影标准,并积极推广高质量的国内电影,如《渔光曲》和《三个摩登女性》参加国际电影节。他还与陈立夫等人共同编辑并出版了第一部中国电影百科词典《中国电影年鉴(1934)》。

这段时期是李琳喜欢能够在他人生中取得巨大成就的一页。他在教育,外交和电影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抗日救国的思想领袖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李林与国民党高级官员的不同意见,他似乎辞去了国民政府的职务,并致力于抗日救国。他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一致反日主张,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反共政策。

抗日救亡运动

在抗日战争期间,虽然他不再担任国民政府职务,但他仍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中国国家联盟,中德文化协会,外交界等外国组织中担任职务。新闻界,欧洲的军事和政界。学者与其他欧洲人保持友好关系,与欧洲公民开展外交工作,宣传欧洲宣传,努力为中国人民抗战创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

上海文化救助协会同事合影

卢沟桥事变后不久,李林与蔡元培等着名上海文化界联合组织了上海文化救助会,积极组织和动员文化界和人民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作为上海文化救赎协会的创始成员,李琳和蔡元培联合发表了与全国各大学校长和教授共同发表的长篇声明,揭露日军侵犯中国教育机构的犯罪行为。并在国家救国协会下组织国际宣传委员会。扩大对外宣传,争取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李林似乎已经被吸收到了抗日救国组织的“最高组织”,这个组织是该市抗日救国组织的法定成员。该组织领导和协调上海的各种社会组织和救助团体,并开展了大量的抗日后援工作,特别是在“813”沪沪战争期间,在协调和支持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前线业务。

在上海的“岛屿时期”,李林似乎应他的朋友何炳松邀请到暨南大学任教。在此期间,他坚决放弃了学术研究工作,集中精力培养学生,鼓励学生忠于国家,坚决抵制日本人。

1942年上海沦陷后,李琳似乎留在上海,与侵略者进行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斗争。由于李琳当时似乎是名人,他曾在教育部担任高级职务并在日本留学。日本侵略者和日本当局试图多次击败他并使用各种腐蚀方法迫使他为他们工作。日本人对李林说,只要他合作,他就可以被任命为教育部长或考试院院长。面对强迫和诱惑,李琳似乎并不谦虚,并找到了各种逃避的理由。他已经下定决心,他永远不能为日本侵略者服务。他相信抗日战争最终会获胜。李琳似乎并不谦虚,非暴力和不合作的态度使日本人无能为力。他默默地翻译了许多日本和德国的军事作品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这些研究成果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李林的“非暴力和非合作”思想影响了上海的大量文化人。教育家钱俊甫,历史学家陆思贞,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等上海文化名人深受影响。着名科学家钱学森也称赞李林是“一位备受尊敬,为年轻一代树立榜样的爱国知识分子”。

李林似乎认为,非暴力并不意味着放弃和妥协侵略者。真正的力量不是来自暴力,而是来自非暴力,来自内心和心灵。他的“非暴力和非合作”思想源于甘地,与甘地不同。李林似乎认为,只有在没有暴力打击能力的情况下,才应该选择非暴力抵抗。他并不反对对侵略者使用武力。他甚至认为在许多情况下必须使用武力。但是,他始终坚持文化和知识界人士不应该对日本侵略者采取暴力抗议,但应该避免咒骂。为了利用文化的缺点和文化人的优势,我们将以非暴力的方式与日本侵略者进行反击。

虽然日本侵略者不敢杀他,但他不敢杀他,但他没有与侵略者妥协,导致家庭的基本生活很难维持,而他的妻子也是分散的。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李林似乎没有被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统治和高压政策压垮。他怀着忠诚的心情,在饥饿和寒冷的日子里为国家默默地焚烧。他作为一代知识分子的一丝生命。李林似乎研究了大多数日德军事作品的翻译。他没有签名,所以他的名字在军事教育领域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也没有任何书面作品。

李林似乎相信中国不能独自抗击抗日战争。它必须团结苏联,联合王国和美国的力量。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的最终胜利和日本的最终失败将是不可避免的。

着名的朋友,着名外交官顾伟军曾经说过:“嘉祥非常低调,从不傲慢。只有国家和民族陷入困境才能真正体现他的真实性格。你可以佩服!”经验丰富的戴继涛对他的评价是“大声,大象是看不见的”。

新中国德国学科的创始人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以来无法看到国民政府腐败堕落的李林思拒绝了蒋介石对台湾的邀请,全心全意地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的儿子李生娇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新中国杰出的外交官和教育家。他的两个哥哥,着名的医学家李肇之()和国民党高级将领李尔康,也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着名爱国大师。

上海外国语大学

作为一个声望很高的民主党人,李林祥在新中国成立后应邀担任浙江文化与历史研究博物馆的图书馆员。他从事中国研究与文学和历史研究。后来,他应邀参加了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建立,并为德国专业的建立做准备。他为新中国德国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外语人才。他于1970年10月在上海逝世,享年74岁。

虽然李林似乎已经逝世近半个世纪,但他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和对国家忠诚的爱国精神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收集报告投诉

编者按: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周年纪念日。文章《团结报》由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办,介绍了抗日儒家将军的传奇经历和他对国家忠诚的爱国故事,值得一读。《精忠报国的厉麟似》是中国八大民主党派中唯一的中央党报。李林除了是一名抗日学者外,似乎是近代优秀的教育家,外交家和语言学家,为新中国的外语教育事业做出了根本性的贡献。

Lilin-like(1896-1970)

资料来源:《团结报》,曹旭

李林似乎是中国近代史上着名的爱国民主主义者。他曾经是国民党的一员。抗议战爆发后,他辞去了国民政府的职务,全心全意地与日本作战。他是文化世界抗日文化的代表。他被称为“中国圣雄甘地”,在推动国共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坚决留在大陆,参与创立上海外国语大学(现上海外国语大学),为新中国德国学科奠定了基础。在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众多民主人士中,李琳似乎是一位传奇人物。

年轻并决心拯救这个国家

李琳是李嘉祥的原名。他于1896年出生在江南一个着名的家庭。他的五代人充满了学者。他的父亲李良玉是清末着名的学者和雕刻家。高高祖也是清代的伟大作家。几代学术的启迪使李琳像一个具有深厚民族文化的年轻人,为他成长为中西文化的文化奠定了基础。

当时,中国贫穷弱小,遭受外国势力的侵略和欺凌。自从小时候起,李林似乎已经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奋斗。

1915年从同济大学毕业后,李琳喜欢到日本索菲亚大学学习教育和语言四年。回到中国后,他有意识地认识到拯救这个国家还不够。那时,德国是世界上一流的大国,在教育,军事,法律和哲学等许多领域都是世界领先的。因此,他前往德国继续学习,并获得了德国耶拿大学的法学硕士学位和海德堡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他在德国学习了十年。除了他的法律和哲学学位,他还学习政治学,教育,军事科学,英语,法语和俄语。

李林喜欢在鲁德时期

他在德国留学期间,积极向西方知识分子介绍和传播东方文化。他加入了德国第一个“中国社会”。该校由德国着名汉学家魏丽贤创立,致力于帮助西方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内涵和意义。李林似乎协助学校创办了几家汉学研究报纸,并积极参与主办各种中国文化报道和展览。

在德国的十年里,李林似乎接触了许多西方进步思想,并会见了一批留在德国的学者,如周恩来、朱德、林语堂、陈雷、朱家玉。同时,他们与汉学家魏立宪有着深厚的友谊。李林在德国逗留期间似乎已经积累了联系,为他未来与德国和中国的外交交流打下了基础。

1930年,李林似乎结束了14年的留学历史。他以热忱和热情回到祖国,决心用自己的学识拯救祖国。

对国家的忠诚,卓越的贡献

回国后的李林通过蒋介石进入南京国民政府,此后开始了文化、教育和外交领域的事业。杰出的知识和才能使李林似乎对Chiang Kai shek和其他人很感激,并被赋予了沉重的责任。蒋介石曾请他担任自己的外交顾问,并称赞他“学识渊博,才华横溢。”

在此期间,李林喜欢在民国时期和其他国家共同创建国际联盟世界文化合作中国协会、中德文化协会、中国教育协会、中国教育电影协会等,包括蔡元培、朱家璇、陶行知、陈立夫。外部组织和文化教育组织的影响。

作为教育部高级官员,他还代表中国政府赴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奥地利和苏联等8个欧洲国家进行教育调查与合作,加强了中欧关系。回国后,他积极参与教育建设与中欧文化教育的交流与合作,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教育改革和中欧文化交流。

李林似乎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与德国建交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为中国抗日军队的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作为中国高层管理人员与德国军事咨询集团之间的桥梁,李林还推动了被称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赛克特将军的到来,并同意担任德国在中国的军事总法律顾问。中德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外交关系从大使升格为大使。

李林似乎是南京国民政府期间中国国家联盟外交的推动者和实践者。他有效地推动了中国与国际联盟的文化外交,在中国中国国家联盟,中国国家联盟和中国国家联盟的创建和运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主张中国积极参与国际联盟事务,努力扩大发言权,利用国际联盟赢得更多国际舆论,支持中国人民抵抗日本。

他是国民政府期间电影业的最高行政官员,并为中国电影业进行了有益的改革。他首先提出了中国电影评分系统,制定了国产电影标准,并积极推广高质量的国内电影,如《团结报》和《渔光曲》参加国际电影节。他还与陈立夫等人共同编辑并出版了第一部中国电影百科词典《三个摩登女性》。

这段时期是李琳喜欢能够在他人生中取得巨大成就的一页。他在教育,外交和电影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抗日救国的思想领袖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李林与国民党高级官员的不同意见,他似乎辞去了国民政府的职务,并致力于抗日救国。他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一致反日主张,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反共政策。

抗日救亡运动

在抗日战争期间,虽然他不再担任国民政府职务,但他仍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中国国家联盟,中德文化协会,外交界等外国组织中担任职务。新闻界,欧洲的军事和政界。学者与其他欧洲人保持友好关系,与欧洲公民开展外交工作,宣传欧洲宣传,努力为中国人民抗战创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

上海文化救助协会同事合影

卢沟桥事变后不久,李林与蔡元培等着名上海文化界联合组织了上海文化救助会,积极组织和动员文化界和人民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作为上海文化救赎协会的创始成员,李琳和蔡元培联合发表了与全国各大学校长和教授共同发表的长篇声明,揭露日军侵犯中国教育机构的犯罪行为。并在国家救国协会下组织国际宣传委员会。扩大对外宣传,争取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李林似乎已经被吸收到了抗日救国组织的“最高组织”,这个组织是该市抗日救国组织的法定成员。该组织领导和协调上海的各种社会组织和救助团体,并开展了大量的抗日后援工作,特别是在“813”沪沪战争期间,在协调和支持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前线业务。

在上海的“岛屿时期”,李林似乎应他的朋友何炳松邀请到暨南大学任教。在此期间,他坚决放弃了学术研究工作,集中精力培养学生,鼓励学生忠于国家,坚决抵制日本人。

1942年上海沦陷后,李琳似乎留在上海,与侵略者进行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斗争。由于李琳当时似乎是名人,他曾在教育部担任高级职务并在日本留学。日本侵略者和日本当局试图多次击败他并使用各种腐蚀方法迫使他为他们工作。日本人对李林说,只要他合作,他就可以被任命为教育部长或考试院院长。面对强迫和诱惑,李琳似乎并不谦虚,并找到了各种逃避的理由。他已经下定决心,他永远不能为日本侵略者服务。他相信抗日战争最终会获胜。李琳似乎并不谦虚,非暴力和不合作的态度使日本人无能为力。他默默地翻译了许多日本和德国的军事作品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这些研究成果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李林的“非暴力和非合作”思想影响了上海的大量文化人。教育家钱俊甫,历史学家陆思贞,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等上海文化名人深受影响。着名科学家钱学森也称赞李林是“一位备受尊敬,为年轻一代树立榜样的爱国知识分子”。

李林似乎认为,非暴力并不意味着放弃和妥协侵略者。真正的力量不是来自暴力,而是来自非暴力,来自内心和心灵。他的“非暴力和非合作”思想源于甘地,与甘地不同。李林似乎认为,只有在没有暴力打击能力的情况下,才应该选择非暴力抵抗。他并不反对对侵略者使用武力。他甚至认为在许多情况下必须使用武力。但是,他始终坚持文化和知识界人士不应该对日本侵略者采取暴力抗议,但应该避免咒骂。为了利用文化的缺点和文化人的优势,我们将以非暴力的方式与日本侵略者进行反击。

虽然日本侵略者害怕李林的影响并且不敢杀他,但他坚决拒绝与侵略者妥协,使他难以在家维持基本生活,他的妻子也被分开了。在这艰难的岁月里,李林似乎不会被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统治和高压政策所压倒。他以虔诚的心为国家服务,在饥饿和寒冷的日子里,他默默地为这个国家的一代知识分子焚烧了他的生命。李林似乎在没有他的签名的情况下默默地研究和翻译了大部分日本和德国的军事作品,所以他的名字在军事教育领域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也没有留下签名的作品。

李林似乎认为中国不能单打抗日战争,而必须团结苏联,英国和美国的力量。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的最终胜利和日本的最终失败将是不可避免的。

李林像朋友和着名外交官顾伟军一样坦率地说过,“嘉祥是一个从不宣传自己的低调人士。只有国家和民族处于危险之中,才能真正展现他的英雄本性。令人钦佩!”国民党的老政治家大,(Dajta)将他评为“声音大而大声无形的大象”。

新中国德国文学创始人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以来无法看到国民政府腐败堕落的李林思拒绝了蒋介石对台湾的邀请,全心全意地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的儿子李生娇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新中国杰出的外交官和教育家。他的两个哥哥,着名的医学家李肇之()和国民党高级将领李尔康,也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着名爱国大师。

上海外国语大学

作为一位享有盛名的民主人士,李林在新中国成立后应邀成为浙江省文史研究所的图书馆员。他从事中国研究和文学史研究,后来被邀请参加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创建,并准备了一个德国专业。他为新中国德国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外语人才。他于1970年10月在上海逝世,享年74岁。

虽然李林似乎已经逝世近半个世纪,但他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和对国家忠诚的爱国主义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安山岩制砂机